译_薏米糖粥

三五知己,醒木一方,清茶半盏

不行,pwp综合拒绝症,一点儿都看不进去……

【余白】取暖(余皑磊×白宇)

 

——切勿上升至真人、切勿转出lofter——


《白日焰火》王警官×《忽而今夏》章远


现代AU,开放结局


 

+++++

 

全文点我

 

+++++

 

王警官的名字是参考了余老师的名字胡诌的,谁让他去了趟柏林还有姓无名!


感谢昊然弟弟跑龙套~


关爱写手,从小红心、小蓝手开始~


 

 

【文评】借他平凡一生

 

+++++


很绝望,像是偏要在雪地里燃起一堆篝火一样绝望。


这是关于这篇文,我对阿树说的第一句话。


这不是我第一次看阿树的文,我们相遇在香港,一间逼仄闷热、风雨如晦的套间里,那时外面山雨欲来,她让我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里遇见了她笔下的亡命徒,那时我说,香港就是他们的房间,世界便是他们的雨幕。


阿树的文是一方江湖,这方江湖没有快意恩仇的侠士,没有身姿曼妙的名媛,没有虬髯客也没有红拂女,这江湖是孤独的,冷傲的,甚至声嘶力...

【居白】漫漶支离(井然×杨修贤)

 

——切勿上升至真人、切勿转出lofter——

——架空AU、开放结局——

——BGM【夜长梦多】——

 @守护玫瑰花的刺(群宣号) 

 

+++++

 

杨修贤六点多就醒了,这一宿睡得不太好,趴着,压得胸口像快吹爆的气球,醒来时心脏跳得快要骤停了,连着太阳穴天灵盖一块儿乱蹦。天儿太热,太阳像个卖命的长工,一大清早也不消停,电风扇吹了一宿,他从凉席上爬起来,一层汗差点儿把他粘在上头。

 

城市老城,街也上了岁数,隔两条街桥洞外就是客运段,桥洞下跑火车。这座关外老城接纳了杨修贤一年时间,他兜儿里揣着去哈尔滨的车票,...

【居白】草蛇灰线(井然×杨修贤)

 


+++++


杨修贤的床头挂着一幅画,钉歪了,半遮半掩地埋在凌乱层叠的设计图里。他的刺青店开在地下室,到了晚上又闷又潮,废稿扔了一地,电脑幽幽冒蓝光,烟熏火燎的,角落堆着灰土暴尘的架子鼓。


井然盘腿坐在床上和这幅画对视,他弓着肩膀点一根烟,后背勾红描绿的半成品疼得像淅淅沥沥的雨。画上空铺满了钢筋水泥搭建的蛛网,立交桥两点一线,无数窗口纵横交错,路旁槐花波光潋滟,喧喧闹闹泼了一城...

【北宇】无觅处(水仙衍生|一发完)

 

——切勿上升至真人、切勿转出lofter——


——小北哥水仙、现代江湖AU——


《骗爱天团》杨修贤×《云巅之上》牧歌


BGM《七月上》


@守护玫瑰花的刺(群宣号) 


 

+++++

 

——这些寒冷又明亮的,才是我一生的事业。*

 

杨修贤上次想起牧歌,是在闽南丘陵的一个回南天,家禽海货的腥臊味儿裹在山雨欲来的海风里,蚯蚓上路蛇过道,螟蛉满灯。

 

他躺在铺满稻草得竹条床上,想起远在北方三江交汇处的牧歌,想起他买的一条灰鲤子,那天鱼市江风肆虐,暗箭明枪,买鱼人与卖鱼人相互仇恨,...

【段译】邈以山河(团孟衍生|一发完)

 

 

+++++


——我孤独,但不为寂寞所苦。我别无所求。我乐于让阳光将我完全晒熟;我渴望成熟。我迎接死亡,乐于重生。


段龙出了趟山海关,五月初动身的,走时槐花喧嚣吵闹地闷在花苞里,还来不及开,段龙回来那天,槐花被一宿夹杂着暴雨的狂风摧残过,溃军千里地堆了一地。


张懿往满地枯黄白花里扎了个梯子,晃晃悠悠爬上去修电线,前天晚上刮大风,电线刮断了,他把口香糖吐出来黏在断口,一回头,大两号的白半袖被风吹得像个准备起飞的塑料袋。...


【相许】纵横无尽(架空|一发完)

 

——切勿上升至真人、切勿转出lofter——

送给 @骑着我的小飞象 亲爱的阿北太太~

架空、OOC、轻拍!

 

+++++

 

任子威拎着两斤刚出炉的槽子糕收工回家,他找了份修家电的零工,在电子街一家门市,窄窄一条街,堪堪够公交车通过,门前堆满了二手电动车和熏黑的旧空调。

 

五月末,夜晚闷热烦躁,热得好像太上老君的炉子又翻了一回,地面腾起一层潮热的灰霾,他一身的汗往楼上走,筒子楼风烛残年,是个三不管的机关楼,六层,一单元规规矩矩三户人家,楼梯是惨兮兮的水泥灰,听说马上要拆迁。

 

房租便宜,这是...

汤杯重夺,真的是太激动了,你们明白那种激动吗……

就是,十年前,少年时不经意种下的梦想,播种,滋养,旱涝,生根,发芽,又开出花的感动。

手机下面垫着全套的兵团线好,那是我另一半的年少轻狂,昨天晚上五月天演唱会的回音还在耳边环绕,在我人生陷入泥潭,沉沦迷惘的时候,谢谢你们告诉我——生命,有无限可能。

逆风的方向,更适合飞翔,我不怕千万人预阻挡,只怕自己投降!

还有很多很多个十年,人来了,人又走了,不敢说能陪你们多远,不敢许诺十年,二十年,也不敢许诺长长久久。

那就许诺这一秒吧,还有下一秒,下下一秒……

感谢你们给予我的年少轻狂,感谢你们让我看到的幸福时光。

我多幸运,什么也不做,只...

【段译】风林火山(团孟衍生|一发完)

 

  • ——切勿上升至真人、切勿转出lofter——

  • 也不知道是RPS还是同人的一篇,开放结局,送给  @越山丘 

  • 请配合BGM【平凡故事】食用~


+++++


——从前的人,多认真,认真勾引,认真失身。*


城是老城,街也是老街。


张懿推着自行车,也不知道所儿里从哪儿淘换来的大凤凰,掉链子,还总掉,横梁都磨掉了漆了,斑驳得像不远处乌云密布的黄昏。


十二月,东北小城寒风凛冽,黄昏为老街镀上一层砖红色的锈,天际像擦干净的玻璃,透过铅灰色的天空看远处锅炉房的烟囱,好像一整片熏黑了的火烧云,烟尘肉眼可见。


他刚毕...

1 / 15

© 译_薏米糖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