译_薏米糖粥

空翠烟霏渺,明窗暖曦晴。

一期清苦一会甜,浊酒两盏尘世间

且听三寸惊堂木,偷得浮生半日闲

【金曦金】岔道(架空)

 

  • ——切勿上升至真人、切勿转出lofter——

  • 架空、一发完、无差

 

+++++


金霏坐在南桥公园河岸边儿上,盯着河对岸的太阳从树顶沉到堤岸,残阳在河面上跌碎了,粼粼碎金波光潋滟。他看着升上半空的金鱼风筝,被线儿拴着,一会儿又扎进河堤下头去了,几百米开外有老大爷在抽陀螺,鞭子撕断空气发出巨大的爆裂声,金霏一下一下地数,数着数着便开始犯困。


他把书包扔在脚边,周内,公园没多少人,不远处的射击摊位和他一样昏昏欲睡,还没到人们饭后遛弯儿的时候,跳交谊舞的摆起了音箱,河对岸传来断断续续的二胡声,和河面上的鱼漂一唱一和,沉沉...

白宇相关封笔

风云、靖宇、轩儿、兵团线

现在写金曦

——拒收私信、拒绝抬杠——

【金曦金】师兄(民国武侠)

 

——切勿上升至真人、切勿转出LOFTER——

民国武侠、胡言乱语、形散意也散

 

+++++

 

金霏在青枣低垂时想起了师兄。

 

坠在他身后的追兵终归没胆量进城,他靠着卧龙寺门前的石狮子,怀抱着刀,侧腰衣服底下又在渗血,染透了衣摆,他用刀架着烧了草木灰,咬咬牙往伤口上按。从东北到西北,刺杀没能善后,追杀他的刀客长在黄河边,劫羊皮筏子放马越货,下手狠,招招要他的命。他从镇远桥一路逃到西安城,除了刀和衣服,金霏身无长物。

 

凉露惊秋,庙墙外线豆花簌簌凋落,抽出翠绿豆荚,墙围篱笆喇叭花朝生夕落,绯红绛紫如枯萎晚霞。

 ...

【金曦金】河石(架空)

   

  • ——切勿上升至真人、切勿转出LOFTER——

  • 架空、一发完、无差


+++++


陈曦在马路牙子上捡着金霏时,正有个修家电的大爷蹬着倒骑驴路过,金霏叼着半截烟屁股,蹲在派出所对面丁字路口,向车板上粉红色的空调和绿色的冰柜行注目礼,他身后是个简陋的水站,浅蓝色的塑料桶堆砌成一堵半透明的墙。


进了九月,黄昏长得像渗过胡同的烟火,夕阳混杂着尘土的气味,胭脂一般鎏金异彩。金霏半边身子半张脸埋在光里,刘海往下垂,眼角往上挑,他瞧见陈曦,嘴角一翘,喷出半口烟来,“哟,哥,下班儿啦?”...


【相许】纵横无尽(架空|一发完)

 

——切勿上升至真人、切勿转出lofter——

送给 @骑着我的小飞象 亲爱的阿北太太~

架空、OOC、轻拍!

 

+++++

 

任子威拎着两斤刚出炉的槽子糕收工回家,他找了份修家电的零工,在电子街一家门市,窄窄一条街,堪堪够公交车通过,门前堆满了二手电动车和熏黑的旧空调。

 

五月末,夜晚闷热烦躁,热得好像太上老君的炉子又翻了一回,地面腾起一层潮热的灰霾,他一身的汗往楼上走,筒子楼风烛残年,是个三不管的机关楼,六层,一单元规规矩矩三户人家,楼梯是惨兮兮的水泥灰,听说马上要拆迁。

 

房租便宜,这是...

汤杯重夺,真的是太激动了,你们明白那种激动吗……

就是,十年前,少年时不经意种下的梦想,播种,滋养,旱涝,生根,发芽,又开出花的感动。

手机下面垫着全套的兵团线好,那是我另一半的年少轻狂,昨天晚上五月天演唱会的回音还在耳边环绕,在我人生陷入泥潭,沉沦迷惘的时候,谢谢你们告诉我——生命,有无限可能。

逆风的方向,更适合飞翔,我不怕千万人预阻挡,只怕自己投降!

还有很多很多个十年,人来了,人又走了,不敢说能陪你们多远,不敢许诺十年,二十年,也不敢许诺长长久久。

那就许诺这一秒吧,还有下一秒,下下一秒……

感谢你们给予我的年少轻狂,感谢你们让我看到的幸福时光。

我多幸运,什么也不做,只...

【存档】何惧人间

和我聊聊?

随便问点什么,什么都好,爱吃什么,爱看什么,问我眼睛长什么样儿都行。

只要让我觉得我在这个世界上。

让我觉得我能回答你们是一种幸运。

谢谢。

【靖宇】刃平生(哨向|楔子)


——切勿上升至真人,切勿转出lofter——

写着玩儿的,可能只有楔子,再没下文了→_→

+++++

大漠孤烟。

韩天宇仰面倒在副驾驶,腿伸得老长。破吉普掀了顶棚,挡风玻璃碎成蜘蛛网,第三次熄火时武大靖忍无可忍,下车照着保险杠狠狠踹了一脚。

峰峦千刃,陡崖丛生,砂岩地红得像生了厚重的铁锈,满眼都是血没干透的绛红,喘气儿都觉着满嘴锈腥味儿。韩天宇盯着蓝得发紫的天空,高得晕眩,火烧云在天际下了一团山火,涡流云浪席卷而来,汩汩稠稠,漩涡般堆涌。

太阳太大,像一枚冒着油的咸蛋黄,武大靖叼着根烟,骂骂咧咧地修理风烛残年的发动机,机油味儿裹在风沙里,还有烟味儿,砂纸般刮着嗓子。目之所及石壁殷红...

【靖宇】胡不归(现代江湖|一发完)

 

  • ——切勿上升至真人、切勿转出lofter——

  • 给 @别家茶馆 太太的《回南天》写的续,原文真是棒棒哒!侠义江湖,年少轻狂!关公门前耍大刀说的就是我没错了!

 

+++++

  

 只好走外链

  

+++++


  • 关爱写手,从小红心、小蓝手开始~




【随笔】客从何处来


我是个城里人,农村长大的城里人。

小时候被抱到姥儿家,农村,爹娘不管,姥爷是十里八乡出名的医生,退伍军医,少见的文化人,顶大的好人,小时候我不懂,我和姥爷很亲,姥爷的小诊所里有个小炕,很暖,甚至燥热,炕上有个小包裹,包裹里是我。

药味儿,我从小就喜欢消毒水的气味儿,很怪,我是在药味儿里长大的。我嗜甜,没了甜就没了命,现在想来,当初是姥儿用糖水喂大了我,关外东北,冬季天寒地冻,万物风霜,姥儿冲一碗糖水,插根筷子,放在屋外,一会儿就冻成个土冰棍儿,我坐在炕上抱着啃,我牙口好,从小就好。

东北的冬天是下雪的,很厚的雪,窗上一层冰霜,枯木林立,山川凋零,白得厚重,白得肃杀。姥儿家门前有条河,不宽...

1 / 14

© 译_薏米糖粥 | Powered by LOFTER